昨日上午,備受公眾關註的復旦大學投毒案二審在上海市高級人民法院(以下簡稱上海高院)5法庭公開審理。被指在飲水機內投放二甲基亞硝胺致室友黃洋死亡的林森浩在庭上辯稱其沒有殺人動機,在投毒後對水進行了稀釋。辯方律師指黃洋死亡為爆發性乙型肝病巧發致死,要求法庭重新鑒定黃洋死因。
  今年2月,上海市第二中級人民法院對此案作出一審判決,被告人林森浩因犯故意殺人罪被判處死刑,剝奪政治權利終身。
  京華時報記者張淑玲楊鳳臨新華社
  庭審持續13個小時
  昨日上午8時45分,上海高院大門前,黃洋的父親黃國強面對媒體稱不會原諒林森浩,至於是否擔心二審改判,他說會等待法庭公正判決。林森浩的父親林尊耀同律師一起進入法院,沒有回答記者們的提問。一審時,林尊耀曾遭大批記者圍堵,此次為他選擇了距上海高院較遠的偏僻酒店。
  上午10時,庭審準時開始。整個庭審中林森浩回答詢問思路清晰,多次用雙手捂臉,且不時發出抽泣聲。除中午及傍晚兩次短暫休庭外,昨日庭審一直持續到晚上11時左右。林森浩的兩位辯護律師斯偉江、唐志堅當庭提交7組新證據,以證明黃洋的死不排除其自身健康原因,並就死因向法庭提出重新進行鑒定。
  在最後陳述中,斯偉江認為林森浩應是故意傷害致死罪,量刑應在10至15年之間。唐志堅則認為可以以過失傷人使人致死罪量刑。
  公訴方認為,事實清楚,定罪準確,希望法庭能駁回其上訴,維持原判。該案訴訟代理人代表表示,希望維持一審判決。
  林森浩表示,如果能活下來,希望從經濟上補償黃洋父母;如果“走人”(維持死刑判決),希望黃洋父母走出陰影好好活下去。
  昨晚11時20分許,正當合議庭表示休庭時,因辯方律師建議繼續辯論,法庭宣佈每方給予10分鐘,開啟第二輪辯論。
  2013年4月,復旦大學醫學院研究生黃洋遭他人投毒後死亡,犯罪嫌疑人為其室友林森浩。林森浩一審被判死刑後上訴,“認為自己沒有故意殺人的動機,想就相關事實進行澄清”。
  “有專門知識的證人”出庭
  昨天庭審,林森浩辯護人申請“有專門知識的人”法醫胡志強到庭。據林森浩的辯護人稱,胡志強從事法醫鑒定工作30餘年,曾在公安系統和檢察系統工作多年,併在“湖南黃靜死亡案”“黑龍江代義死亡案”“吉林張慶死亡案”“北京常林鋒涉嫌殺妻焚屍案”等全國重大要案中擔任鑒定或論證專家。胡志強是北京司法鑒定業協會法醫病理專業組委員、北京華夏物證鑒定中心司法鑒定人,其作為有專門知識的證人出庭。
  曾代理過中國電子報社副總編輯常林鋒妻子死亡案件的北京大成律師事務所刑事部主任趙運恆,昨天接受記者採訪時表示,當時他的代理人被檢方指控稱掐死妻子後焚屍,一審因故意殺人罪被判處死刑。聘請胡志強擔任法醫後,案情出現了轉折。今年3月20日,一中院判決常林鋒無罪,並當庭釋放。
  “胡志強的法醫鑒定對此案的改判起到了至關重要的作用。”趙運恆說。
  □辯論
  “我沒有故意殺人的動機,而且我要澄清一個事實,我在投毒後對水進行了稀釋。”復旦投毒案二審庭審以被告人林森浩的變供開始。一審中沉默少語的林森浩,在二審更換了辯護律師,庭審中也更加主動。庭審持續了一天,控辯雙方圍繞四個焦點問題展開法庭辯論。
  焦點一是故意殺人還是好奇整人
  庭上,林森浩接受其辯護律師及檢方詢問。他供述稱自己沒有故意殺人的動機。林森浩稱,3月30日晚他聽黃洋說要在愚人節整人,“這個想法就一閃而過。”林森浩交代,自己這麼做,就是好奇黃洋遇到這種事怎麼辦。林森浩稱,自己和黃洋沒吵過架、打過仗,也不妒忌黃洋。所以,不存在一審判決中說的對黃洋不滿,決定投毒黃洋。
  針對公訴人指控自己在2013年3月下旬便在網上查詢二甲基亞硝胺的指控,林森浩稱那時查閱是為了補充論文。而針對自己曾觀看牯嶺街殺人事件的電影,併發帖稱就不怕死等之類的話,林森浩稱那是在對面宿舍看的,跟投毒案沒有關係。
  焦點二喝一口能否致黃洋死亡
  針對黃洋被毒死的指控,林森浩辯護律師稱,二甲基亞硝胺劑量投進飲水機去多少、黃洋喝了多少、又吐出多少,該問題沒有查清楚。
  法庭當庭播放了林森浩模擬投毒的一段視頻。該視頻顯示,林森浩雙手捧起飲水機水桶,他用左手將飲水機水桶斜倚在左側牆上,然後將小棕瓶內的二甲基亞硝胺倒進飲水機凹槽。放好水桶後,林森浩還俯身聞了聞飲水機開關,然後用水杯又將清水衝進凹槽。
  林森浩稱模擬投毒的錄像是根據偵查筆錄模擬的,是有問題的,實際上飲水機里的水量要大於實驗中飲水機里的水量1100毫升。
  林森浩稱,棕色小瓶裝的二甲基亞硝胺是在2011年3月3日買的,100毫升裝,其拿到時,瓶內剩下的約有五分之一到四分之一,所以其認為只有30毫升,而不是指控投入的75毫升或50毫升。
  焦點三所投是否是“二甲基亞硝胺”
  林森浩的辯護律師提出,林森浩獲得的毒物二甲基亞硝胺系非法製作,“按照書本上的方法做的,又放置了那麼多年,林使用的時候,它還是不是二甲基亞硝胺?”辯護人稱,林森浩投毒所用的二甲基亞硝胺,在2011年一次大鼠實驗中的實驗結果顯示,當時的毒性就低於國家標準,按照事發時水桶中1200毫升的水量計算,黃洋喝下去的絕對不到致死量。辯護人在庭審中多次要求檢方出示關鍵證據質譜圖,檢方未予回應。
  對此質疑,檢方稱,三份質譜圖比對證明毒物是二甲基亞硝胺。同時檢方否認故意不提供質譜圖的說法,並認為黃洋的致死量沒有精確數據,因為不能拿人來做實驗,因此定量檢測沒有意義。
  記者還從庭審中獲悉,同樣一份尿液,兩個化驗機構對黃洋尿液的化驗結果卻不相同:上海市公安局物證鑒定中心的鑒定結果是黃洋的尿液中含有二甲基亞硝胺,而上海市司法鑒定科學技術研究所則沒有檢出。對於這個問題,檢方以證人證言稱,兩個機構使用的檢測方法不同,所以檢測結果有出入屬於正常。
  焦點四黃洋死於中毒還是肝炎
  上海市人身傷害司法鑒定委員會專家作為鑒定人,表示黃洋死亡原因鑒定為:符合二甲亞硝胺中毒致急性肝壞死引起急性肝衰竭繼發多器官功能衰竭。
  林森浩辯護人邀請的法醫胡志強在庭上提出,黃洋死亡原因是爆發性乙型病毒性肝炎致急性肝壞死,多器官衰竭死亡。其次,根據目前檢測報告,認定黃洋中毒致死缺乏依據,而通過病理檢測,確定死亡性質是中毒並且是特定二甲基亞硝胺中毒,是“不客觀不科學的”。
  檢方從法醫胡志強的專業資質、出具的相關檢驗報告引用的相關學術論文、動物實驗和人體之間是否有差別等,提出了質疑。
  檢方同時認為,胡志強的結論主要依據的是文書、報告等,沒有參與屍體解剖。“能不能認為你對原來的屍檢過程獲取的證據是認可的,只是不認可它的結論?”“如果你連屍檢獲取的證據也不認可,根據它出具結論不覺得是矛盾的嗎?”
  法官當庭表明,胡志強所說的內容,不屬於《中華人民共和國刑事訴訟法》規定的鑒定意見,應該作為對鑒定意見的質證意見,不能單獨作為定案依據。  (原標題:復旦投毒案二審辯方質疑死因)
創作者介紹

居家清潔服務

ee11eetrup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